fbpx
星期二, 五月 21, 2019
主頁 醫護博客

醫護博客

專屬醫護人員、從事醫療行業人士的博客。原汁原味、以事論事,為自己發聲,為香港醫療發聲。

抗癌路上眾生相

抗癌路上眾生相

行醫多年,見盡病人在抗癌路上的各種心態。有年輕患者確診時本應有藥可醫,卻因為各種原因放棄治療,到最後撒手塵寰;亦有病情不太樂觀的患者徘徊於鬼門關,卻能於死亡邊緣努力掙扎,得以存活至今。
高壓氧治療

潛水艇與高壓艙

遇上燒炭(Charcoal Burning)的個案,一氧化碳中毒(Carbon Monoxide Poisoning)是常見的診斷。在含碳物質發生不完全燃燒的情況下,會產生一氧化碳這種無色、無味的氣體。當一氧化碳與血紅蛋白結合時,便會形成碳氧血紅蛋白(Carboxyhaemoglobin, COHb),阻礙血液輸送氧氣到身體各個組織。給予100%純氧是最基本的急救,但要是像目前這個病人曾經失去知覺、昏迷指數(Glasgow Coma Scale, GCS)低於15分、COHb高於25%等等,下一步就要考慮進行高壓氧治療(Hyperbaric Oxygen Therapy, HBO)了。
doctor white coat

請不要再替我們戴上道德光環吧

其實醫護都只是平凡人,請不要再替我們戴上道德光環吧!為了工作,我們就必須把自己的假期、與家人相聚的時光奉獻出來嗎?為了生活,值得犧牲睡眠與健康來做SHS「賣血」嗎?
中產的悲歌

中產的悲歌

隨着香港步入流感高峰期,公立醫院再度陷入人滿之患。事實上,漫長的輪候時間亦發生在公立醫院的癌症患者身上,不少來自中產的患者,原以為公立醫院免費提供所有癌症治療的藥物,寧願冒着耽誤病情的風險苦候,直到後來才知道,即使在公立醫院接受治療,不少癌症新藥仍須自費,令他們大失預算。
是愛還是責任

您們還留在公立醫院,是愛,還是...

大家還是否記得,於去年三月,食衛局副局長徐德義曾表示5.9%的醫生人手流失率乃屬正常現象嗎?但當醫生聯群結隊地離開公立醫院已成常態,正常一詞還該如何定義?還留在公立醫院的醫生,是愛,還是責任?

選擇和做選擇前需要做的選擇

要第一次見面就給判死刑,還是延遲幾個月坐過山車由天堂掉下地獄,其實每個人的決定都未必一樣。但如果制度沒有給予醫生機會去瞭解病人的接受程度,醫生又可以如何幫病人做出選擇呢?
腫瘤科醫生的心靈鷄湯

腫瘤科醫生的心靈雞湯

過往在公立醫院工作時認識和照顧不少患者,至今他們仍不時到訪,跟我間話家常,更笑言掛念昔日心靈雞湯的滋味。事實上,近年醫藥推陳出新,好比精致小菜,對癌症患者來説是一大喜訊,但若加上心靈雞湯,則可令患者的治療過程更添美滿。
一人患癌 全家受難 香港的父母官能否伸出援手?

一人患癌 全家受難 香港的父母...

癌症藥物推陳出新,延長病人存活期,無疑是病人的一大喜訊,但同時,不少昂貴藥物仍需要病人自費購買,經濟負擔令不少生活本已捉襟見肘的病人及家屬百上加斤。細想之下,在香港這個萬家燈火的大都會中,又有多少人勞碌一生,到頭來卻要散盡錢財,耗盡一生積蓄為自己續命?
走出有藥無錢醫的困局

走出「有藥無錢醫 」的困局

「有藥無錢醫」的現實,一直備受社會爭議,有人倡議政府動用公帑協助患者,有人質疑公共資源應否放在少數人身上,亦有人認為藥廠應該肩負社會責任,在合理利潤下將藥費降低,為病人帶來希望。
難搞的病人

一個病人一個故事:難搞的病人

剛進入臨床學習時,我留意到醫生通常都會避忌說「癌症」一詞,有時候會以「瘤」稱呼病症。也不止一次見病人(尤其是年老的)誤以爲自己的病情不嚴重——「只是個瘤嘛,現在已經好很多了!」,而我們也不忍心也沒有權限向病人告知真相。年老不懂拒絕的病人不會拖延治療導致病情加劇,但年輕又因無知而做自己覺得對病情最好的決定,又值得被我們冠以「麻煩」這個形容詞嗎?

最新文章

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前排左二)與其他醫生和病人組織出席2019癌症策略集思會

【2019癌症策略集思會...

癌症策略關注組與香港病人組織聯盟有限公司於剛過去的周末(2019年5月4日)舉辦了「癌症策略集思會2019」。會上,各持份者對癌症預防、診斷、治療、復康以至紓緩治療發表意見,而保障病人選擇癌症藥物的權利則成爲集思會的焦點之一。
抗癌路上眾生相

抗癌路上眾生相

高壓氧治療

潛水艇與高壓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