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醫題專訪

【抗生素耐藥性.一】拆解無聲計時炸彈 對付超級惡...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陳啟明醫生指出,隨著越來越多抗藥性惡菌出現,意味可供選擇的抗生素藥物越來越少,每種抗生素有效的時間亦越來越短。他表示,超級惡菌的威脅已經迫在眉睫,拆解抗生素耐藥性這個無聲計時炸彈實在刻不容緩。

【腫瘤科護士分享.二】護士都有分專科?顧問護師大談...

癌症於過去數十年間發展一日千里,治療方案變得多樣化。因應癌症治療的轉變,護士的角色亦漸漸起了變化。在九十年代,專科護士(Nurse Specialist)已進入護理界職系架構之內,當時各癌症中心亦設有專科護士,為後來專科發展奠下重要的根基。威爾斯親王醫院臨床腫瘤科顧問護師麥素珊姑娘指出,他們的工作範疇已不限於住院及門診護理,亦包括患者的護理教育及症狀管理等。

【腫瘤科護士分享.一】護士都有分專科?顧問護師大談...

要如何迎合社會需求,甚至是以具前瞻性的思維為未來作出準備,都是護理界的當務之急。是次訪問我們有幸邀請威爾斯親王醫院臨床腫瘤科顧問護師麥素珊姑娘,分享本地癌症護理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日的轉變,所說的不僅是技術與儀器的改良,還有護士功能如何因應癌症治療的轉變而日趨多元化,為癌症病人提供更專業的服務。

公營癌症服務定位如茶餐廳 數量與質素間取平衡

近年癌症個案屢創新高,有輿論指,公營醫療負荷日益沉重,在兼顧病人數量上升的同時難免犧牲治療質素。內科腫瘤科專科陳林醫生認爲,數量(Quantity)與質素(Quality)兩者並非不能並存,惟公營醫療必須在有限資源底下在兩者之間取平衡。

打破「生物科技創業難」迷思 初創掌舵人分享經營心...

近年香港掀起一股創業浪潮,就連生物科技界都席捲其中。到底背後是什麽原因引爆這場創業浪潮?生物醫療科技創業是否門檻較高?對於一衆蠢蠢欲動創業的朋友,又應該如何踏出第一步?

液體活檢市場突圍 生物科技初創成功靠三大秘訣

於2015年成立的腫瘤科基因檢測服務供應商Sanomics(善覓),當年推出專門爲肺癌患者提供的微滴式數位核酸偵測系統(ddPCR)服務,經過半年時間已有逾八成香港私家醫院使用。生物科技初創成功突圍,其背後科研技術是否致勝關鍵?初創公司的失敗率高達99%,剩下來的1%,到底有什麽秘訣突圍而出?

當人工智能碰上醫療 新一波佈局蓄勢待發?

近年人工智能技術蓬勃發展,幾乎任何跟人工智能扯上關係的公司都變得灸手可熱。究竟人工智能將如何應用於醫療領域?這場由人工智能掀起的浪潮又會對醫療領域產生什麽影響?香港城市大學電腦科學系副教授陳漢偉博士認爲,由於這幾年雲端計算發展成熟,硬件成本下降,造就深度學習、認知計算等等人工智能技術在新一波浪潮下再次蓄勢待發。

公私營互補不足 助癌症病患者面對人生分岔路

幻想你不幸患上癌症,數十年前的你或會毫不猶豫地把財產留給下一代,讓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然而,今時今日,假如你及早治療,你或許還會看見子女事業有成,甚至兒孫滿堂。面對人生分岔路,你會如何抉擇?面對治療伴隨而來的醫療開支,即便平均薪酬水平較高的醫護人員也捉襟見肘,你又會如何應付?

興趣最重要!兒科醫生分享選科抉擇

「當年讀醫其實花較多時間參與學生會之類的學生運動。」兒科醫生譚一翔笑説:「或許是教授們不想再見到我,所以才讓我勉强合格,成功畢業離開校園。」到底譚醫生當年爲什麽選擇兒科作爲他的終身職業?當兒科醫生又應該具備什麽條件?

反疫苗、另類療法冒起 西方醫學如何自處?

近年社會掀起了一股反疫苗浪潮,與此同時,一些鼓吹自然療法、順勢療法的説法亦大行其道,當中真假虛實,教普羅大衆難以分辨。有幸跟兒科專科譚一翔醫生討論這議題,原以爲他會直指反疫苗、自然療法等説法乃無稽之談,没想到,譚醫生反指這是對西方醫學的一個警惕。

最新文章

人生如「戲」

人生如「戲」,所指的戲不是戲劇,而是遊戲。怎樣離開人世才算是真正贏家?你擁有很多財富但得不到家人的愛還算是贏家嗎?怎樣才能在人生這個遊戲中得勝?

男兒有淚不輕彈?助男人抒憂解困的四個步驟

在傳統思想的教育下,大部分男士自小被父母灌輸「男兒有淚不輕彈」的性別定型觀念,以致不敢流露脆弱的情緒。男士如何才能有效釋放情緒?家人朋友又應如何關懷?

兩招提防乳癌!別忽視乳房皮膚異常情況

乳癌目前是香港女性最常見的癌症,但其實早期乳癌的治愈率可達九成以上。只須透過兩個方法,女士們便可以及早找出乳癌徵兆,提升治愈機會。

免慢性病來襲 做好健康「供」「防」

本港慢性病患者人數持續增加,平均每10人便有3人患有慢性病,但公營醫療系統受壓,加上過半數人未有定期檢查身體,到底有何方法為市民做好健康保障?

腦神經科俠客 治療中風病人絕招:同理心最重要

人腦結構高深莫測,儼如滿佈九曲十三彎的大迷宮,而腦神經科專科曾建倫醫生就好比武俠小說中的俠客,為病人一頭栽進這大迷宮中。到底他有何絕招替病人尋找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