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一個平凡醫學生的日常。

如果醫生是一個崇高的職業,那醫學肯定是最卑微、最需要認清自己不足的學科。 一個無知的醫學生如何進化成醫者呢?我很想去理解。

觀其行,知其人

爲了「增廣見聞」,醫學生經常要向病人詳細問症,一問就半個小時以上。在教學醫院的病人大概已經被很多同學訪問過,發現了原來這些穿著白袍走來走去的不是真正的醫生,向他們再述病史都未必對自己有幫助,所以我們問症的成功率不高,常常會「食檸檬」。但是,今年到了非教學醫院,情況就不一樣了。可能因爲醫學生的比例少了很多,所以他們很願意說自己的故事。

臨床考試小記

今天考試。我們同組幾個同學手執醫院秘書的字條,信步走到考試地點,迎面就看到醫生從病房走出。考臨床試一定要帶上聽筒、電筒、間尺、竹籤、肌腱錘等工具,但我們幾個都有工具弄壞或遺失了,本來還想趕在醫生來之前到護士站借用,沒想到他那麽準時呢。肯定是我們一刻間的慌張被醫生捕捉了,他笑著對我們說:「不用緊張喔」。

第一次CPR

我相信每個醫學生都有一個rite of passage,就在我們開始發現自己角色的重要性和別人賦予的期望之際。也聽説每個醫生都會經歷一些他不會忘記的病人,而我可能已經遇到一個。就如一個朋友所説,我大概天生「作者命」,所以才會常常遇到這些戲劇性的經歷。沒想到連行山途中到海灘邊休息,我都會遇到需要急救的個案。

醫學生的衣著

醫學生的衣著很講究,尤其是臨床學習那幾年。進入臨床學習前,唯一需要注意衣著的時候,就是進實驗室前一定要換上白袍。那時我們還管叫它實驗袍(lab coat),因爲白袍一字背後其實蘊藏著醫者的權力地位,而當時還在渾渾噩噩的我們還沒感覺到這個稱呼背後的深意。

山間的療養院

在香港這個地方,問症時一定不可不問兩個本地流行的疾病——乙型肝炎和肺結核。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肺結核病的治療與現在截然不同。當時有醫生深信,在清新的空氣下運動和休養才是治療良方,甚至在山區開設療養院,給病人的處方是空氣療法。

最新文章

人生如「戲」

人生如「戲」,所指的戲不是戲劇,而是遊戲。怎樣離開人世才算是真正贏家?你擁有很多財富但得不到家人的愛還算是贏家嗎?怎樣才能在人生這個遊戲中得勝?

男兒有淚不輕彈?助男人抒憂解困的四個步驟

在傳統思想的教育下,大部分男士自小被父母灌輸「男兒有淚不輕彈」的性別定型觀念,以致不敢流露脆弱的情緒。男士如何才能有效釋放情緒?家人朋友又應如何關懷?

兩招提防乳癌!別忽視乳房皮膚異常情況

乳癌目前是香港女性最常見的癌症,但其實早期乳癌的治愈率可達九成以上。只須透過兩個方法,女士們便可以及早找出乳癌徵兆,提升治愈機會。

免慢性病來襲 做好健康「供」「防」

本港慢性病患者人數持續增加,平均每10人便有3人患有慢性病,但公營醫療系統受壓,加上過半數人未有定期檢查身體,到底有何方法為市民做好健康保障?

腦神經科俠客 治療中風病人絕招:同理心最重要

人腦結構高深莫測,儼如滿佈九曲十三彎的大迷宮,而腦神經科專科曾建倫醫生就好比武俠小說中的俠客,為病人一頭栽進這大迷宮中。到底他有何絕招替病人尋找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