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一個平凡醫學生的日常。

如果醫生是一個崇高的職業,那醫學肯定是最卑微、最需要認清自己不足的學科。 一個無知的醫學生如何進化成醫者呢?我很想去理解。

選擇和做選擇前需要做的選擇

要第一次見面就給判死刑,還是延遲幾個月坐過山車由天堂掉下地獄,其實每個人的決定都未必一樣。但如果制度沒有給予醫生機會去瞭解病人的接受程度,醫生又可以如何幫病人做出選擇呢?

一個病人一個故事:難搞的病人

剛進入臨床學習時,我留意到醫生通常都會避忌說「癌症」一詞,有時候會以「瘤」稱呼病症。也不止一次見病人(尤其是年老的)誤以爲自己的病情不嚴重——「只是個瘤嘛,現在已經好很多了!」,而我們也不忍心也沒有權限向病人告知真相。年老不懂拒絕的病人不會拖延治療導致病情加劇,但年輕又因無知而做自己覺得對病情最好的決定,又值得被我們冠以「麻煩」這個形容詞嗎?

反對電子煙 = 僞善?

最近發現,原來醫學界反對電子煙都可以被稱爲「僞善」或與烟草商同流合污(注一)。因爲學業繁重,恕我未能詳列反對電子煙合法化的理據,以下先列出數點抛磚引玉...

兩年的分別:殘花敗柳

因爲兩所大學的課程編排,小島醫學院的五年級學生會和山區醫學院的四年級學生一同到一所醫院學習外科,爲期一至兩個月。而因爲我之前用多一年時間修讀了公共衛生課程,所以我比現在的同級同學已經大一年,比起他們已經有兩年的分別。

不是例行公事

最近家人入院,才發現很多我覺得在醫院發生理所當然的事情,平常人可能會覺得是大事。例如抽肚水可算是醫院裏會做的眾多程序中相對安全的一個,但原來家人都已經憂心忡忡,反復考量甚至會思索最壞的可能性。

最新文章

人生如「戲」

人生如「戲」,所指的戲不是戲劇,而是遊戲。怎樣離開人世才算是真正贏家?你擁有很多財富但得不到家人的愛還算是贏家嗎?怎樣才能在人生這個遊戲中得勝?

男兒有淚不輕彈?助男人抒憂解困的四個步驟

在傳統思想的教育下,大部分男士自小被父母灌輸「男兒有淚不輕彈」的性別定型觀念,以致不敢流露脆弱的情緒。男士如何才能有效釋放情緒?家人朋友又應如何關懷?

兩招提防乳癌!別忽視乳房皮膚異常情況

乳癌目前是香港女性最常見的癌症,但其實早期乳癌的治愈率可達九成以上。只須透過兩個方法,女士們便可以及早找出乳癌徵兆,提升治愈機會。

免慢性病來襲 做好健康「供」「防」

本港慢性病患者人數持續增加,平均每10人便有3人患有慢性病,但公營醫療系統受壓,加上過半數人未有定期檢查身體,到底有何方法為市民做好健康保障?

腦神經科俠客 治療中風病人絕招:同理心最重要

人腦結構高深莫測,儼如滿佈九曲十三彎的大迷宮,而腦神經科專科曾建倫醫生就好比武俠小說中的俠客,為病人一頭栽進這大迷宮中。到底他有何絕招替病人尋找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