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傷可以自行復原? 認清創傷後遺症徵狀及早治療

創傷後遺症

文章同時載於AXA Blog及Emma by AXA(AXA安盛的手機應用程式)
AXA安盛的一站式手機電子服務平台現已推出,用戶可瀏覽健康相關的文章。
iOS下載:https://apps.apple.com/hk/app/emma-by-axa/id1456962787?l=en
Android下載: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axa.hk.emma&hl=en

香港甚少發生自然災害,所以一直被視爲「福地」。對於創傷後遺症,不少人都覺得陌生,更有人誤以爲患者必須經歷災難性的苦難才會承受創傷,其實不然。假如事主的生命在事件中受到威脅或嚴重受傷,或遭受性暴力對待等,其實都已經可以界定為創傷性事件。至於創傷後遺症,則一般由以下四個成因引起:

  • 直接經歷創傷
  • 目擊創傷性事件
  • 知道近親或好友經歷創傷,而事件通常涉及暴力或意外
  • 重覆面對創傷中令人厭惡的部份,如工人收拾人體遺骸,或警員不斷重覆聆聽有關兒童受虐的細節等

• • •

創傷過後一定會有後遺症? 

受過專業訓練的臨床心理學家,一般會於創傷發生至少一個月後才會為事主診斷是否患上創傷後遺症,皆因事主的短期「徵狀」其實有可能是正常身心反應。而所謂適時的介入,亦須非常小心,因爲一些即時、一次性的創傷後解說(Debriefing),非但無法預防事主患上創傷後遺症,甚至有研究指出,這種解說或會增加事主患上抑鬱和創傷後遺症的機會!

臨床心理學家見面

換言之,如果身邊有人經歷某些事情後感到不安,最重要是給予用心的聆聽和支持,就像當朋友遇上其他人生不如意事,如失業、失戀等,給予安慰和陪伴便可,不必過份提供意見,可以先觀察對方一段時間,才考慮是否需要專業介入。

• • •

創傷後遺症的徵狀

當然,若事情發生一個月後,患者仍有多個以下的徵狀,便有可能需要尋求專業協助:

  • 重覆地、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創傷片段
  • 重覆地發惡夢,並夢見有關片段
  • 腦海突然出現創傷畫面,感覺如同回到創傷時的情景
  • 突然被外在事物勾起片段,產生強烈的不安或恐懼;也可以由內在的身心狀態觸發回憶
  • 為了避免回想起創傷而避開某些人、事、物、地方,以及內在的感受和想法
  • 創傷後難以記起創傷事件的一些重要細節
  • 患者對自己、他人和世界產生誇大的負面想法
  • 對事件的負面詮釋令患者持續責怪自己和他人
  • 覺得與其他人疏離、長期感到內疚、恐懼、憤怒、羞愧,或沒法感受正面情緒
  • 變得易怒、有自殘情況、容易受驚、過度敏感、難以集中精神和睡眠受影響

• • •

創傷後遺症的治療方法

治療創傷後遺症有幾種較常用的方法:

認知整理治療:協助患者重整自己的基本信念,並透過理性審視這些信念,讓患者不再活於過去的威脅之中。

意像療法:讓患者重整和放下一些過去的創傷和感受,慢慢在新生活中重新建構自己的人生 。

情緒導向治療:讓患者在麻木良久的人生當中,先接觸自己內心的情緒,以獲得更充足的信息去好好照顧自己。

對於受創時年紀較小的患者,可能年幼時對創傷本身、以及創傷後遺症的徵狀有誤解,而長期處於高壓狀態之中,也會影響腦部發展,治療會較爲複雜。

創傷後遺症是一種心理疾病,一般伴隨抑鬱或焦慮症,且不會自動痊癒,故不容輕視。如發現自己或身邊人有可能是患者,應盡快求醫,免受病魔折磨。

以上內容獲AXA安盛醫務總監 — 醫療及僱員福利業務 邱家駿醫生 審核。

提供的資料和材料屬一般性質且不會構成AXA安盛香港的醫療或健康建議,並且是在「按現狀」和「可使用」的基礎上提供,沒有任何類型的明示或暗示陳述及/或保證。儘管AXA安盛香港已採取合理程度的謹慎提供該等資料和材料,它們並非特定與您的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健康或醫療狀態或特定需求有關。AXA安盛香港和我們有關或控股公司不會就所提供的資料和材料沒有侵權、安全、準確、完整、充分、合理、切合用途或沒有電腦病毒承擔任何保證或責任。對於與資料和材料有關的任何錯誤、不準確或遺漏而起的任何損失、損害、成本或其他開支,不論是全部還是部分,也不論是直接或間接, AXA安盛香港及與我們有關的公司和控股公司在法律沒有排除該等責任的範圍內都不會接受任何法律責任。

前一篇文章曬太陽曬出禍?一次曬傷足以增皮膚癌風險!
下一篇文章【香港醫療改革】癌症服務重中之重 如何實現對癌症策略的期盼?
我是本地註冊的臨床心理學家 (我的資歷),曾在醫管局屬下醫院及非牟利團體任職。在私人執業期間,我治療患有抑鬱症、各種焦慮症、複雜性悲傷等病人,有些曾有兒時創傷、患重病(如癌症)或受人際關係問題困擾。我的主要治療手法是認知行為治療、情緒導向治療、哀傷治療、存在主義治療及靜觀等等 (詳情見此)。過去,我花了不少時間與患重病、甚至是即將離世的人一起,也和他們的家人共度不少光陰。我甚至為其中一個已去世的病人出版過她的生命故事。我也在香港綜合腫瘤中心服務癌症病人 (見此) 。我在兒童評估方面也頗有經驗,包括認知能力、專注力、視覺與聽覺記憶、執行效能和讀寫障礙等。我非常喜歡靜觀,親身感受它為自己帶來的轉變。也因為靜觀而學會了疼痛靜坐(Pain Meditation),讓自己在沒有任何藥物協助的情況下可以不啍一聲地順產(詳情見此)。因此我對靜觀的作用很有信心,希望在治療工作上可以應用。我完成了靜觀導師培訓課程,並參與和香港中文大學的研究項目。我也為志願機構舉辦工作坊,並舉辦公開課程教授靜觀。(最新課程見此)我對以心理學的知識助人充滿熱誠。在面臨各種心理困擾、身體頑疾、死亡等沉重議題當中,讓我更相信人具備成長與自療的能力。我為能夠與個案分享他們的生命故事感到榮幸,並同時視之為與個案一同成長的過程。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