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從前一年一度,到現在一年四季都彷彿處於冬季流感高峰期:某公院內科病床佔用率達XXX%、某急症室輪候時間長達Y小時、首次求診人次屢創新高……每天被同樣的報導疲勞轟炸,這些新聞都早已不再是新聞吧。

陳肇始局長的一句「捱義氣」激怒了一眾前線員工,香港護士協會決定在明天發起請願集會。其實大家要求的並非什麼薪酬調整,只是希望政府和醫管局能著手解決問題根源,認真規劃長遠的醫療政策,增撥足夠的人手與資源,以應付人口持續增長、老化。

被道德綑綁的香港醫護人員根本不敢集體罷工,但想不到這次連發起簡單的集會都引來了抨擊。

「做得醫護學咩人講Work-life balance啫,唔夠人手照顧病人咪輪流加班囉,份糧包埋㗎喎,𢭃咁高人工呢啲嘢好應份!」

「入得呢行就預咗辛苦㗎啦,唔捱得當初就唔好揀讀醫,正一裙腳醫生!」

「唔使好高學歷就賺到幾皮一個月,做護士咁爽仲好意思成日呻!」

看見這類留言,我們都敢怒不敢言。為什麼他們會這樣想?

或許是因爲媒體常常將醫護人員神化吧,但現實中我們都並非聖人,上班時忙得不吃不喝實在並非值得嘉許的事,當值時徹夜不眠其實也就如醉駕一樣危險。脫下白衣後,我們都需要休息,我們都需要娛樂,我們有情緒要發洩,我們有著各自的生活,我們有著不同的身分。其實醫護都只是平凡人,請不要再替我們戴上道德光環吧!為了工作,我們就必須把自己的假期、與家人相聚的時光奉獻出來嗎?為了生活,值得犧牲睡眠與健康來做SHS「賣血」嗎?

上星期我與護士一同將某個危殆病人Escort到別間醫院,回程時遇上了一位健談的司機,他由中美貿易戰談到英國脫歐,又提起九七回歸的往事。的士大哥最後跟我們說了一句語重心長的說話:「留喺呢度冇將來,你地走得嘅就走啦。」他指的地方不單是公立醫院,更包括香港這個城市。

能離開的,就早日離開吧。

選擇留下來的,希望這裡還有希望吧。

留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