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於抗生素耐藥性對全球公共衞生造成威脅,香港政府在《2016年施政報告》中宣布成立抗菌素耐藥性高層督導委員會,並制訂《香港抗菌素耐藥性策略及行動計劃(2017-2022) 》,在「一體化健康」的框架下,循人類健康、動物健康,以至環境等各個領域應對抗生素耐藥性問題。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陳啟明醫生强調,不論在醫院或社區層面,要減慢抗生素耐藥性問題惡化,教育非常重要,「抗生素該應用則用,如非必要,都不要用最廣譜的抗生素。使用抗生素時應盡量貼緊病理部種菌結果,並使用對應的抗生素。若逼不得已非要用廣譜抗生素,亦要做好防感染控制,減少傳染途徑,避免讓有耐藥性的惡菌走到社區。」

他認爲,在有限的資源下,醫院管理局透過各醫院/聯網的感染防控部門,監察抗生素抗藥性圖譜(Antibiogram),評估各種抗生素的耐藥性水平,做法恰當。然而,市場缺乏新型抗生素,以及專利抗生素與仿製藥的價錢差天共地,卻成爲醫院減少使用廣譜的抗生素的挑戰。

• • •

專利成本高 公營醫療使用窄譜抗生素成挑戰

陳醫生解釋,在一般的情況下,醫生會在治療頭一兩天使用廣譜抗生素作為經驗性治療(empirical treatment),待知悉化驗室種菌結果後,便可以根據結果選擇對應的抗生素,用較具針對性的窄譜抗生素完成餘下的療程。但他表示,在公營醫療的體系下,醫療行政人員亦要把抗生素的成本列入考慮因素之一。

抗生素的成本

「現時公營醫療使用的針劑抗生素大部份為廣譜抗生素,且大多於10多年前已經推出市場,如今已失去專利權,市面上亦出現仿製藥,令價錢進一步下降。」他補充,「相比起一些新而相對針對性高的專利抗生素,廣譜仿製抗生素與專利抗生素的價錢相距甚遠。」

基於成本考慮,公營醫療能否使用最新、針對性高的專利抗生素,成爲應對抗生素耐藥性的挑戰。

• • •

研發成本高 全球抗生素短缺

不少人將矛頭直指藥廠,指責藥廠的抗生素定價過高,但陳醫生認爲,抗生素類藥物利潤低,加上藥廠需要投放大量金錢、時間才研發出一種新抗生素,即使定價高亦無可厚非,否則將無法支持將來的研究項目。

事實上,世界衛生組織曾於2017年出版報告,指出全球正面臨抗生素短缺,甚至形容這危機是「全球性的醫療緊急事態」。報告指出,在51種仍處於臨床研發階段的新抗生素和生物製劑中,只有8種被列爲創新治療藥物和加强抗生素治療儲備。以耐藥性結核病為例,70多年來只有兩種新抗生素進入市場。

全球抗生素短缺

陳醫生認爲,長遠只會有更多廣譜抗生素喪失專利權而令價錢大跌,若醫院只以成本作爲選擇抗生素的因素,必會令抗藥性細菌出現的機會大增。他最後忽發奇想,「若政府將膠袋徵稅中用者自付的·概念,引申到抗生素的問題,例如每當病人或醫療人員使用廣譜抗生素,便要收取一部分費用作日後科研經費,不知能否為日後研發新抗生素提供一點幫助?」

重溫我們與陳醫生的上半部專訪:【抗生素耐藥性.一】拆解無聲計時炸彈 對付超級惡菌是否爲時已晚?

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香港大學内外全科醫學士、英國皇家内科醫學院院士、英國皇家内科醫學院熱帶病及衛生學文憑、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學深造文憑、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内科)、香港内科醫學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學流行病學與生物統計學理學碩士,現職仁安醫院。

留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