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兩所大學的課程編排,小島醫學院的五年級學生會和山區醫學院的四年級學生一同到一所醫院學習外科,爲期一至兩個月。而因爲我之前用多一年時間修讀了公共衛生課程,所以我比現在的同級同學已經大一年,比起他們已經有兩年的分別。

今天是我們兩組相遇的第一天,一起跟同一位醫生巡房。一大班人簇擁在窄小的病床之間,當然不能所有人都聽得清楚,所以就有一些無聊人留意了一些無聊事。

巡房過後,同組的男同學煞有其事地把我叫到一旁,若有所思地跟我説:「我發現,原來兩年,真的可以有很大差別。」

我一陣竊喜,以爲他在說我的學術程度明顯高一班。當然我也有一點自知之明,不過要是說我的答題應對技巧、對病人問症時的成熟程度比他們高一點,也未嘗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跟小你兩年的山區醫學生相比,你真是『殘』了一點。」

!!!當下大受打擊,竟然被説是殘花敗柳!

不過,同日下午再見沒帶上口罩的她們,我卻真是甘拜下風。臉上掛著的是明顯精心打扮過的妝容,一對長長的閃閃發光的耳環晃啊晃,我一定是比下去了。幾年前還在醫學院打滾時,每次穿正裝白袍都是一件大事,少不免找件正式的套裝,輕輕上一點脂粉。現在嘛,天天都穿著白袍,有時候還要七點多八點就回醫院,有時間都寧願用來睡覺,衣著打扮就荒廢了。好在同組裏大家都差不多地不修邊幅,那沒有良性競爭之下大家就每況越下了。現在女生們甚至只穿uniqlo的黑色緊身褲,加件素色的圓領上衣就上課,只要配上平底鞋、白袍,看上去就很正經八百了。

不過媽媽有一點堅持:白袍一定要天天洗。除了是衛生的考量外,她也常常言正詞嚴地告訴我,她那一輩的人最注重儀表,穿的不一定要是名牌貴貨,但一定要整潔。每天從背包裏找出白袍時我總怨聲連連,心想幹嘛這麽麻煩,又浪費水(爛藉口XD),醫院裏的醫生的白袍比我的還皺還髒,而且白袍乾淨一定又不會被讚,他們看的只是你腦袋能塞進多少知識、回答有沒有邏輯。儘管我多番抱怨,她還是會每天叫我拿出白袍,繼續她的固執。有時候心想,白袍在她眼中是知識的象徵,但在過了一年臨床學習的我眼中卻只是一間讓我們順利進出病房、使用病房電腦和翻閲病人病歷記錄的通行證,其實都是一種諷刺。

或許小兩年的同學如此著重衣著打扮,只是因爲他們還沒麻木呢。

PS. 登出對話前已經得到同學consent,哈哈~

相片來源:Pixabay

• • •

想閲讀最新的醫護人員博客文章?快點關注我們的Facebook Page吧!

如果醫生是一個崇高的職業,那醫學肯定是最卑微、最需要認清自己不足的學科。
一個無知的醫學生如何進化成醫者呢?我很想去理解。

留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