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於上文 (有藥無錢醫問題 還待香港藥神挺身而出) 中提到,中產人士在長期的癌症治療既因經濟能力不足,無法負擔於私家醫院接受長期治療,亦不合政府關愛基金或撒瑪利亞基金資產審查的資格,無法申請經濟資助,無奈成為癌症治療中真真正正的夾心階層。

上文亦提及,因公營醫療公帑有限,醫管局已經盡能力與藥廠議價,把國外最新的科研藥物引進轄下醫院,讓本身不能負擔私營服務的病人有多一個選擇,接受最新治療。

另外,筆者於另一篇文章 (入藥申請背後:你有五十萬嗎?) 提過委員會批准昂貴新藥入藥申請與否皆取決於一個五十萬的界線。這五十萬是指病患者在藥物的總支出數目,委員會貫徹始終,利用此界線來作為審批昂貴藥物的入藥申請。昂貴藥物如治療癌症藥物,血癌藥物等等,都是以此界線來定奪該藥物價錢合理與否。然而,想深一層,究竟又有多少中產人士能完全負擔五十萬的藥費呢?

筆者認為,政府雖經常提倡公私營協作,可是往往於癌症服務中,只能於某些癌症診斷影像服務中略施小技,但卻無法戳中要害 — 昂貴及長期的藥物治療。

• • •

李超人《愛能助》醫療計畫  資助癌症夾心階層

隨著近年有更多持份者加入癌症服務的討論,以及與病人負擔能力脫勾的高昂藥價問題,社會上亦有越來越多非政府組織(NGO)站出來,與藥廠及私營服務供應者聯手推出不同形式的病人協作計劃,譬如一些藥物封頂計劃,或者是藥費資助計劃,從而幫助一些剛剛不符合政府安全網資格的夾心病人,讓他們不至於傾家蕩產去對抗癌魔。

李嘉誠基金會於本月二十號宣布與醫管局、港大及中大醫學院合作,投放一億元於明年初推出《愛能助》醫療計畫,透過不同途徑協助不符關愛基金或撒瑪利亞基金申請資格、亦非綜援人士的「夾心基層」。當中,港大及中大醫學院會分別獲得一千七百五十萬元,向其轄下醫院的指定範圍病人提供資助,每所醫學院分別約有二百六十人受惠。

港大指,資助會用於屬長期病患、癌症、受自身免疫系統煎熬等病人,而中大獲得撥款後,則會向癌症或自身免疫系統疾病患者提供新型藥物或治療,如新型標靶治療及免疫治療。早前宣布退休的李嘉誠,最近得悉「夾心基層」所面對醫療問題後,即主動聯絡醫管局,於短時間內決定推出有關計畫。

• • •

非官方慈善癌病基金將是癌症夾心階層的出路?

是次計劃與兩大醫學院合作,估計原因在於兩家大學擁有一期臨床試驗中心,相對一般醫院管理局轄下的醫院,兩家大學的癌症中心對病人臨床上的管理及人手上較有優勢。

此外,在大學的醫療設定中,醫療人員有較大的自由度使用新藥,此舉既可讓大學的腫瘤專科醫生有更多使用最新藥物的經驗,其二,相對醫管局繁複的行政手續,大學的藥房及病房有更大的自由度善用資源,讓病人更能夠受益慈善基金的款項,不會因醫管局一些額外的營運成本而有所打折。

筆者認爲,李嘉誠先生不單於商場上充當超人,退下火綫後亦不忘香港人福祉,充當香港藥神,以其基金會踏出第一步,擔當公營與私營之間的橋樑。筆者設想,此舉或有牽頭作用,望能吸引更多有心人及慈善基金推出各式各樣的病人協作計劃,讓更多中產癌症病人受惠。

再想深一層,相信有不少香港的創業家亦希望為社會出一點力,甚至跨國公司也樂意參加。若果藥廠在當中亦扮演一個角色,在CSR (企業社會責任)的大前提下合力以1:1 Matching Fund 形式配合這些非官方的慈善癌病基金,相信能讓更多受忽視的中產病人受惠。

李超人此舉實為拋磚引玉,為現屆政府就癌症服務策略的重組注入一點新思維。希望此舉能引起更多公衆的關注及討論,協助食衛局及醫院管理局的癌症事務統籌委員會得出更能幫助「癌症夾心階層」的政策!

• • •

想閲讀最新的醫護人員博客文章?快點關注我們的Facebook Page吧!

醫療科學學士、公共衛生碩士

留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