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篇寫於兩年前,三年級的elective我選擇了到香港一間服務性工作者的機構工作一個月。一個月來,見聞很多,敲過了最老舊的唐樓的門,門開來看到最美艷的妝容;看到了灣仔夜晚在簾幕裡的五光十色,也看到五光十色裡的幽暗角落。總算shape了我對這個行業大概的印象。我看到的並不全面,不能代表整個行業的生態;不過卻確是行業的一部分,帶來我真真實實的的體會和感受。

我對性工作者從來沒甚麼先入為主的觀念,對於不同的想法也很能夠接納。機構的理念是「性工作也是工作」,初來的我抓一抓頭。我想了很多問題,例如她們究竟在想什麼。例如社會上的這一群人究竟站在怎樣的一個角色裡,例如在一個女權越來越受重視的社會裡,這樣的工作究竟是貶低女性,還是女性平權、不受傳統思維束縛的彰顯。

傾談中知道她們有的生活所逼,有的卻是覺得不能浪費身體,為了興趣,聽罷我又抓一抓頭。我想,我把她叫做「雞」,是我物化女性,如果她自己叫自己做「雞」,就是女權當道嗎?

我去過了黑幕下的吧台,大舞台上的性感女郎搔首弄姿;去過了隱蔽的紫紫紅紅的燈光下,出來開門的女孩穿著我不敢直視的衣服 (還看過理所當然的嫖客,還有看到我們尷尬地兜路走的男士);看過街頭上我從來沒有注意過的、卻在某種意義上這麼顯眼的女孩,一個一個,不遠處站著她們的頭子,看到我們和女孩們說話就走過來重重地咳嗽一聲。還看了一本書,真人真事敘述十六歲的日本女孩墮入援交的經過。

於是我又想,工作受著這麼多的危機,一樓一政策使她們被逼一個人面對一個牛高馬大的男人。媽咪的一句說話使她們不能接受愛滋病測試。街頭的女孩被一個個大叔遠遠監視、抽佣。為了錢,被男人強上,目光只放在牆壁的角落裡,學習在看著鏡子時放空,看不到自己和男人的臉。女權的彰顯呢?我只看到一個一個被逼迫、被剝削、人權盡失的故事。

我不懂任何女權的理論,只是偏執地堅持著我自己相信的女性該有的地位。可是我相信的這種地位從不是建立於被人當作是性慾發洩工具之上。或許理論上,我們都有權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可是事實上,性工作只會讓女性被剝削,被重重地貶低。我如此用我的雙眼看到。

我討厭這個行業,並不是討厭那所謂「自甘墮落」的女孩,而是很討厭她們背後的那群依靠她們滿足自己錢財慾望的人。都很是丶十分污穢及令人作嘔。

附註:圖片出自一位性工作者的手筆,我覺得很有深意。

不想寫太多醫科見聞的醫學生
想寫一點生活、一點故事、一點隨想、一點哭哭鬧鬧、能褪掉一點傷春悲秋,多一點直白就更好。

留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