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曾有不少媒體報道内地的醫療系統千瘡百孔,醫患問題頻生,令人憂心。

世界家庭醫學組織候任主席李國棟醫生接受我們的專訪時承認,内地醫療系統確實有不少地方尚待完善,惟他認爲,在未經深入了解内地醫療服務的質素之前,則不應該妄下定論。相反,他認爲香港應該保持開放態度,互相學習,共同改善兩地的醫療服務質素。

他認爲,近期港府提倡推動的大灣區醫療合作正是一個良好機遇。「推動全中國醫療發展是一件困難的事,尤其西部發展比較滯後。但是大灣區內的城市發展相對成熟,文化、甚至語言相近,透過加強香港和内地的合作,我們可以先把大灣區作爲一個試點,進而擴展至全中國。」

那麽,香港在大灣區醫療合作中扮演著什麽角色?香港又如何得益?

• • •

令民眾對内地醫療重拾信心  香港扮演著關鍵角色

香港的醫療技術、水平一直位處世界前列,李醫生認爲,關鍵在於制度。「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醫專)擁有法定地位,為醫生提供合符國際標準的培訓,確保他們具備足夠資格為市民提供服務。反觀内地,目前尚未有法定的專科學院,而各省份的醫學院質素亦見參差,如何讓民眾『信得過』?内地醫療又如何可以與國際接軌?」

大灣區醫療合作李醫生認爲内地應盡快成立法定醫專。「要推動内地醫療發展,首先要讓民眾對内地醫療有信心。若要培養信心,便要提升醫療服務提供者的質素;要提升質素,這涉及人才培訓。始終,要審核這些人才是否專業及達到國際水準,並非單靠醫院内部認證,『自己話得就得』。」

身爲醫專的前任主席,李醫生積極推動醫專與內地醫療組織、醫院的交流,以及參與醫療隊伍培訓和認證的工作,希望可以在大灣區培育更多醫療專業人才。

另外,針對醫患問題,李醫生建議内地仿效香港做法,成立醫務委員會。「香港的醫務委員會由病人組織選出業外委員參與。但是這個醫患建立互信的概念在内地並未普及,多數仍然由官員主導。於我而言,要公平公正處理醫患問題,必須雙方共同參與,透過優化政策、法規和制度提高民眾信心。」

• • •

互相學習  將香港打造成醫療界的Centre of Excellence

驟眼看來,香港似乎一面倒貢獻大灣區醫療發展。李醫生表示,事實上,内地醫療服務有不少地方值得香港學習。

「第一,科技。不論是「平安好醫生」或者是「微醫」這類網上健康諮詢平台,都可有效簡化病人的診症過程,值得香港學習。第二,内地有超過13億人口,病例一定比香港多,這絕對有利香港科研市場。第三,内地的醫療保險制度。先不論内地提供的醫療水平質素,或醫保費用是否足夠,至少内地已經有這樣一個制度,强制企業和個人繳納醫保費用,確保市民有責任購買保險保障自己的健康。」

李醫生預期,大灣區醫療合作能夠為香港醫護人員帶來更多雙向交流、合作的機會,互相得益。他希望,透過大灣區互動,將香港打造成醫療界的Centre of Excellence。

「數十年前,若然有什麽大毛病,我們會希望到美國就醫。將來,我希望其他國家的病人會選擇到香港就醫。」

他澄清,他所指的不只是一個發展醫療旅遊的medical hub。「不少人喜歡到泰國醫療旅遊,做完體檢,享受一下當地的沙灘、美食和按摩,所有費用加起來可能才相等於香港一個基本體檢方案。因此,香港在醫療旅遊的優勢不足以跟這些東南亞國家競爭。」

相對醫療旅遊,李醫生認爲香港更應該朝著高端、頂尖醫療服務(包括醫生專業操守以及健全、嚴謹的醫療體系)的方向進發,不但吸引病人來港就醫,也吸引醫療人才來港交流、學習。

作爲家庭醫學專科醫生,他尤其關注全科醫生在内地的發展。「全科醫生是基層醫療的一個重要元素,但是内地全科醫生跟專科醫生的工資水平差距甚遠,結果大多數醫生都當了專科醫生,導致社會嚴重缺乏全科醫生。」

要增加全科醫生的數量,李醫生認爲可以大力發展私營市場,讓全科醫生多勞多得。身爲聯合醫務集團獨立非執行董事,他表示集團利用香港私營市場發展成熟的優勢,開班教授内地醫生開設及管理私家診所的技巧。「他們有足夠的醫學知識,但是如何管理一家診所並不熟悉。課程差不多完結的時候,我們考慮一些表現比較好的醫生,斥資替他們開設診所,日後再進行利潤分帳,一方面拓展商機,另一方面推動全科醫生於内地普及化。」

• • •

大灣區醫療合作  加劇香港醫療人手壓力?

有輿論指,大灣區醫療合作或會加劇香港醫療人手流失,令香港醫療體系承受更嚴峻的人手壓力。惟李醫生認爲,香港並非真的缺少醫生,而是醫療人手分配不均,導致某些專科特別缺人手。「不少醫生在公營醫院工作數十年,到年紀大了,希望轉換到比較輕鬆的工作環境,便到私營市場執業。但是,以急症專科爲例,私人市場需求有限,而且工作辛苦,自然會較少醫生選擇這一科,人手也自然緊張。」

面對人手壓力,李醫生表示政府已經嘗試重新聘用退休醫護人員,又增加醫科生的學額,並承諾全數聘請應屆醫科畢業生。另外,他明白社會對聘請海外醫生有爭議,但他强調,支持聘請海外醫生並非等於降低門檻。

「護士同樣面對人手短缺,但是香港其實有不少來自大灣區護士學校的學生來港受訓,並在香港的公營醫院服務。至於醫生,我們又可否考慮吸引内地或海外的醫生,到香港接受一些面臨人手短缺的專科培訓? 例如限制他們必須在公營醫院的急症專科服務若干年,才可以轉科或轉到私營市場執業。」

放眼將來,李醫生認爲科技可以令香港跟國内一線城市的醫院保持更緊密聯繫,構建一個資訊中心,連結各地提供優質醫療服務的醫院、醫療中心,互相學習。

他寄語,要打造香港成為醫療界的Centre of Excellence,香港不能夠自命清高,只有互相欣賞、學習,香港醫療服務才能夠繼續進步。

李國棟醫生是家庭醫學的私人執業專科醫生, 現為WONCA世界家庭醫學組織候任主席。他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前任主席, 並擔任香港醫學專科學院成立的香港賽馬會災難防護應變教研中心理事會主席及香港家庭醫學學院學院審核員。李醫生是全國政協醫藥衛生界委員, 並任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主席、智經研究中心主席、香港聖約翰救傷會總監、香港賽馬會榮譽董事、香港行政長官創新及策略及發展顧問團成員、食物及衛生局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委員會成員、香港一帶一路總商會醫療衛生委員會主任及香港青年獎勵計畫名譽顧問。

留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