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三月時在電台節目表示,本港公營醫療人手緊張達到瓶頸,但是在應否輸入海外醫護的問題上卻面對非常大的阻力,促正視醫療界保護主義。

對於陳茂波的言論,有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科醫生(下稱:醫生)指很多醫護界同事感到相當不滿。「這種指責對香港醫療界是一種侮辱。」

• • •

執業資格試難度非醫學界釐定

根據《1995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所有海外院校的醫科畢業生均須在香港醫務委員會的執業資格試中取得合格成績,方可在香港註冊成為執業醫生。那麽,到底本地醫生是否故意將執業資格試的合格門檻拉高,從而將境外醫生拒於門外?

「我可以肯定地說,海外醫生執業資格試的深淺難度與本地兩所醫學院的專業考試相若,甚至比較容易。」

事實上,目前醫生執業資格試的及格標準由香港兩所大學醫學院釐定,與醫學界無關。

「實情是我們香港醫生巴不得有更多醫生來港出一分力,前提是這些醫生必須要符合專業水平。我們對所有海外醫生,包括内地醫生一視同仁,亦歡迎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地區的海外醫生來港應考執業資格試。只要他們合格,他們就可以來港執業。若果考生無法通過這個考核,那表示他們根本未達應有水平。」

• • •

降低門檻 後果或不堪設想

陳茂波的言論一出,不少醫護界人士均擔心政府是否暗示醫學界應該因應醫療人手短缺,降低執業資格試的門檻,甚至豁免海外醫生的執業試。「香港醫療之所以依然位於世界前列,是因爲我們的醫療人才和技術一直處於高水平。我寧願香港不夠醫生,也不願意讓一些未達水平的所謂醫生在香港執業。」

醫生警告,若然政府決意降低門檻,甚至豁免海外醫生的執業資格試,香港醫療的領先地位恐怕會蕩然無存。

「爲政者要設身處地細想政策的後果,若然降低門檻,我們的下一代都未必能夠得到好醫生的治療。」

醫生强調他本人相當支持特區政府施政醫生强調,政治方面,他本人相當支持特區政府施政,亦十分支持愛國愛港這個理念。然而,醫療方面,若然政府決意降低執業資格試的門檻甚至豁免執業資格試,他會第一個站出來,甚至組織同業,堅決反對政府推行這個政策,從而守護全香港市民的健康。

「這等同於中國經常强調一中政策,港獨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我們在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門檻上也絕對不能讓步,這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 • •

「保護主義」 守護香港市民健康

對於有人提出香港能否仿效新加坡,容許一些海外醫生豁免執業資格試,直接在當地執業,醫生解釋,新加坡並非豁免所有國家、或一個國家中所有醫學院的海外醫生的執業資格試,而是甄選了全球共158所高水平醫學院,這些醫學院的畢業生毋須考試,便可自動獲新加坡承認。根據資料顯示,中國内地有超過120所醫學院,但是新加坡只承認當中八所。至於香港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又能否仿效新加坡,只甄選一些高水平醫學院而把其他拒之門外?

另外,有指執業資格試的合格率偏低,導致海外醫生難以在港行醫,窒礙解決醫療人手不足問題。醫生提醒,應該仔細分析各國考生的合格率。「歐美國家考生的合格率接近40%,來自中國內地的考生有大概15%,至於來自一帶一路國家的考生則大概有11%。因為來自國內的考生佔了近六成,所以整體合格率自然被拉低。」

醫生補充,他並不是反對内地醫生來港執業。「醫學知識是執業資格試的唯一考量。我認識很多來自國内、水平高的醫生,對於他們來說,執業資格試不是一個問題。至於有考生不能通過考核,那只是代表他們的醫學知識未達應有水平。」

他重申,若然政府因為執業資格試的合格率未如理想便降低門檻,是顯示政府對醫療界認知不足。「因爲執業資格試很困難,所以便責難於這個為市民健康把關的考試,這是本末倒置。我們堅守著執業資格試的水平,是因爲我們想讓全香港市民知道,我們是切切實實守護著他們的健康。」

文章並不代表醫理說立場。

留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