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各大傳媒機構:

立法會今日三讀通過《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醫委會改革的爭議暫告一段落。

立法會醫學界代表陳沛然指出,堅持專業自主同時向公眾問責,這是醫生抱持的信念和醫學界的共識。醫生之所以反對上屆政府提出的《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並非反對醫委會改革,是因為舊草案嚴重衝擊專業自主。當時政府為強行通過法案,不但諮詢走過場,更不惜製造醫患矛盾,企圖令病人與醫生對立。最後在醫學界反對和輿論反彈下,法案拉倒。

醫學界一直強調,要維持專業自主,醫委會醫生選任的委員必須維持一半。陳沛然表示,新一屆政府參考了醫學界的建議,將原來醫專按照規例和程序產生的兩席維持委任,然後衛生署和醫管局各減少一席,騰出兩席改由醫專透過選舉產生。而醫專最近公布的選舉方案,是可以由院士直接提名,全體院士選出,反映七千名院士的主流意見,雖然並非由全港一萬四千註冊醫生選出,但醫學界普遍認為這是可取的方案。醫生亦為了促成醫委會改革,願意作出妥協。陳沛然重申,並不反對增加業外委員,也贊成大幅增加審裁顧問以改善和加快處理投訴和紀律研訊。

醫委會改革

至於將免試的非本地培訓醫生有限度註冊年期由一年延至三年,以吸引多些外地醫生到醫管局工作,紓緩公營醫療人手不足,陳沛然質疑其可行性。因為過去並非沒有外地醫生申請醫管局工作,而是超過九成都不符醫管局要求,只有不足一成由醫管局向醫委會申請有限度註冊。這與註冊年期長短無關。由於有限度註冊醫生不用考試,卻可獲聘在港服務3年,兩所大學聘用的有限度註冊醫生也涉及醫院臨床工作,比醫管局的要求為低。這種差異會否成為漏洞?反而令人擔憂。 陳沛然對未能制止政府修改,把「極具爭議」的醫生有限度註冊年期由一年延展至三年感到遺憾,並希望政府往後能繼續檢討上述條例對醫學界不公平的地方。

增加海外和内地醫生可以透過有限度注冊方式在香港執業

醫學界之所以關注外來醫生的資歷,要求他們考取執業資格試,並非保護主義,而是為了保障市民健康。無論本地還是外來醫生,都必須達到一定水平,這才可令市民安心。陳沛然最後要說: 「守持醫生專業和操守並非靠行政命令,而是有賴醫學界的專業自主和向公眾問責的制度,兩者相輔相承,而不是對立。」

陳沛然醫生
立法會議員謹啟

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醫學界功能界別),亦為律敦治醫院內科副顧問醫生。曾任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

留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