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星期三, 七月 17, 2019

醫題專訪

施明耀

【中國醫療改革】内地藥物降價 ...

去年,中國政府決定大幅度降低藥物有關稅項。隨著内地近年持續改革,香港在中間扮演的角色似乎已不同於往昔。面對鉅變,香港藥業與病人的前景為何?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慢阻肺病

九成慢阻肺病患者錯用吸入器 藥...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於2018年進行了一項針對慢性阻塞性肺病(慢阻肺病)患者使用吸入器的調查,發現近九成慢阻肺病患者未能完全掌握正確使用吸入器的技巧。學會提倡個人化治療以改善慢阻肺病患者的病情控制。同時藥劑師也可擔當評估工作,協助指導患者正確使用吸入器的技巧,並鼓勵患者積極配合治療,有助減低醫療系統的壓力。
莊麗醫生

中風非句號 復康支援重新開始...

在不少人眼中,中風猶如突如其來的風暴,頃刻間便無情地奪走寶貴的生命。即使能夠僥倖逃脫死神的魔掌,中風所帶來的後遺症,仍可以讓原本平靜、幸福的生活毀於一旦。時至今天,隨著復康治療和技術日新月異,到底中風是否仍然是人生的終點站?又有什麽方法,能夠幫助中風病人在風暴過後重新出發?
莊麗醫生創立復康院舍

中風復康資源有限 私營彌補公...

雖然現時公營醫療有提供中風復康支援,不過礙於資源有限,即使病人仍有進一步恢復活動能力的空間,他們完成既定的療程之後便需要離開醫院。到底私營機構能否彌補公營醫療的缺口?按此閲讀老人科專科莊麗醫生的專訪,了解莊醫生創立中風復康院舍的故事。
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前排左二)與其他醫生和病人組織出席2019癌症策略集思會

【2019癌症策略集思會】提升...

癌症策略關注組與香港病人組織聯盟有限公司於剛過去的周末(2019年5月4日)舉辦了「癌症策略集思會2019」。會上,各持份者對癌症預防、診斷、治療、復康以至紓緩治療發表意見,而保障病人選擇癌症藥物的權利則成爲集思會的焦點之一。

醫者日常

【莫樹錦教授專訪】成功兩大法則 活出豐盛人生

除了上班工作,你會怎樣定義你的人生?不時有報導指香港的工作時間冠絕全球,打工仔抱怨時間被工作填滿,除上班工作以外,生活只落得一片空白,枯燥乏味。然而,細想之下,現實中卻不乏活得多姿多彩的人,除日常工作以外,還精通多個範疇,彷彿有用不盡的時間,一人分飾多角,同時演活幾段人生。說到樣樣皆精,國際肺癌權威莫樹錦教授可謂當中的表表者。

【莫樹錦教授專訪】能夠直面死亡 自能克服生活壓力...

壓力在生活中無處不在,如何面對壓力,成爲活好人生的必修課。國際肺癌權威、香港中文大學擔任腫瘤學系系主任莫樹錦教授認爲,壓力與人生哲學密不可分,如何看待人生,將影響對壓力的看法。

做醫生如同跑馬拉松非一朝一夕 腫瘤科醫生:寄望有...

「姑勿論得失成敗,若難得找到自己的興趣,便應該努力堅持下去。」內科腫瘤科專科陳林醫生笑説,說這番話並非教人故作清高,而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時有熱誠,日子久了別人會看在眼内,成功與否亦只是時間問題。陳醫生形容,做醫生如同跑馬拉松,並非一朝一夕,經日子磨練,別人自然會看見你的功架;相反,若只執著於眼前的短期利益,早晚別人亦會看穿你的底蘊。

醫護博客

AI預測癌症風險

醫學AI預測乳癌風險

乳癌是香港女性最常見的癌症,每16名女性當中,便有一人患上乳癌。要戰勝乳癌,關鍵在於能否通過篩檢及早診斷,讓病人得到及時治療。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近日便以人工智能(AI)技術,研製了一個深度學習模型,透過分析乳房X光照片,能預測女士5年內患上乳癌的風險,讓高風險女士及早防備。
朱頌明醫生慢阻肺病

肺功能無法逆轉!戒煙預防慢阻肺...

據醫管局數據顯示,因慢性阻塞性肺病(簡稱:慢阻肺病)而入院的病人,佔內科病房床位高達一成,即每十個内科病人當中,便有一人因患上慢阻肺病而入院。其實慢阻肺病屬本港十大疾病殺手之一 ,超過九成個案皆由吸食一手煙引起。按此閲讀文章,掲示這個無聲殺手的神秘面紗!
吳崇欣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情緒都會傳染!及早察覺警號 提...

情緒問題好比傳染病,容易在人與人之間蔓延,尤其在家庭之中,假如其中一位家人出現情緒問題,其他家庭成員亦難免會受波及。精神健康轉差的人未必能夠意識自己出現問題,因此,一家人應該多互相關心彼此的情緒變化,多關心自己身邊的家人。想知道自己的精神健康有否轉差,可留意文章中提及的警號。
十月懷胎風險多

十月懷胎風險多-認識妊娠高血壓...

相信孝順仔女們在每一年的母親節都會以不同方式慰勞媽媽。我們之所以能順利出生,母親從懷胎到分娩都要忍受無數不適及痛楚,但懷孕的風險卻不只如此。就算身體健康,首胎懷孕亦有6至17%的機會出現妊娠高血壓,若演變成妊娠毒血症,更可能有性命之憂。閲讀文章了解更多。
抗癌路上眾生相

抗癌路上眾生相

行醫多年,見盡病人在抗癌路上的各種心態。有年輕患者確診時本應有藥可醫,卻因為各種原因放棄治療,到最後撒手塵寰;亦有病情不太樂觀的患者徘徊於鬼門關,卻能於死亡邊緣努力掙扎,得以存活至今。